剥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剥线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打开34本尘封的笔记那一个个瞬间仍触动人心【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6 04:50:35 阅读: 来源:剥线机厂家

吴浩良翻看当年的笔记。

吴浩良

34本工作笔记,每本上都编写着年份和序列,一个个书签条仍然插在其中,标注下了那些最不能让人忘怀的过去。当79岁的吴浩良老人,从书橱里珍重地将这些满是时代感的笔记本轻轻捧放到书桌上时,我们感受到的除了震撼,还有敬意。改革开放40年,江苏人的出行从“黄沙滚滚”到“高铁时代”,很多当时的波澜壮阔,在时间的洗涤中慢慢不再惊心动魄,可是当我们打开这些尘封的笔记,才发现许多触动人心的瞬间,却历久弥新。

采访时间

2018年10月17日下午

采访地点

南京市秦淮区丰富路

本期人物

吴浩良,1940年出生于江苏武进。1970年进入省交通厅直属企业江苏省金陵汽车制配厂工作,后任党委副书记。1984年调入江苏省交通厅,先后任厅办公室主任、厅政治部副主任兼厅机关党委书记。2000年退休。在省交通厅工作期间,他全程见证了沪宁高速、江阴大桥、南京机场高速、苏南运河整治、宁连一级公路、宁通一级公路的建设过程。其间还被省委、省政府表彰为江阴大桥建设功臣。

本期采写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石小磊

1978年的我

那时,我在省交通厅下属企业工作,当时的交通出行还是很不方便的。从南京出差到苏州,都必须要住宿。

2018年的我

我退休在家,感受到交通变化翻天覆地。现在不仅有了高铁,城市也有了地铁,交通发展推动了经济发展,也给老百姓生活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变化。

那曾经是一个

“车声隆隆黄沙滚滚”的年代

现在,我们在宽阔、平坦的高速公路上行车如飞,却不知道当年许多人为之呕心沥血,付出了无数心血和汗水。

我是上世纪80年代初进入省交通厅的,先后在厅办公室和政治部工作,全程见证了江苏交通改革发展的起步之艰。我现在还保留着在交通厅工作时的所有笔记本,记录了改革开放以来江苏交通发展的过程和诸多细节。

改革开放之初,江苏公路投入少、等级低、路况差,公路发展在全国处于较低水平。1984年胡耀邦视察江苏时,曾形容苏北的公路是“车声隆隆,黄沙滚滚”;1985年时任副总理李鹏从山东到连云港时,也曾形象地说:“汽车跳,江苏到”。那时江苏虽然经济较发达,但是从南京开车到苏州、南通、盐城、徐州、连云港等地都要一天时间。我还记得,一直到1987年,党的十三大提出要以上海为龙头,进一步开发长江沿岸城市时,上海连接苏南5市还只有一条二级路。什么是二级路?就是一个方向只有一个车道,车速30公里/时,上海到南京需要10多个小时。那时有外商抱怨:“我从香港到上海只要2个小时,而从上海到苏州却要2个半小时。”为了适应外向型经济发展,高速公路建设迫在眉睫。

从提出到开工,沪宁高速光筹备就花了6年多

交通运输“血流不畅”,大大影响了江苏经济健康快速发展,江苏省委、省政府迫切想打破这个“瓶颈”。早在1985年5月,交通部就确定了以沪宁高速为中日合作项目。然而,这条高速的筹建却“山重水复”,实施起来非常艰难。

首先是思想上不统一。江苏要不要建设高速公路,在社会上有很大的争议。有的认为,苏南是鱼米之乡,寸土寸金,沪宁间已有铁路、公路、运河,不应再占田建路。其次,当时经济增速主要靠工业,江苏是能源穷省,有人认为应该优先解决能源问题。最重要的是缺乏资金。当时省政府每年给交通厅的财政拨款仅500万元,和需几十亿的高速公路建设资金相比,简直是杯水车薪。因此,高速公路建设只能望洋兴叹,暂时搁置。

1987年11月,党的十三大之后,省委召开全委扩大会,正式确定1988年起要把交通摆上重要位置,广开资金门路,大胆利用外资。1988年6月,沪宁高速公路建设项目报请国家计委立项。

1990年4月,中央决定开发开放浦东,为沪宁高速公路建设带来了新的契机。省长陈焕友亲自上北京,向国务院主管领导汇报,跟踪办理。终于到1992年6月14日,经历了6年多的艰难孕育,全省人民盼望已久的沪宁高速公路江苏段在热烈的锣鼓声中正式开工。

也就在开工典礼的同一天,省长陈焕友做了个大胆的决定,将原来计划中的先建常州以东段,改为“东西并进、一气呵成”,硬是将8年的工程缩短到了4年。事实证明,这个当时顶着巨大风险的决定,在此后的许多年里,对江苏尤其是苏南的经济发展带来了深远影响。

没钱怎么办?江苏为全国交通建设立了新样本

现在,老百姓都已经习惯了贷款买房,但是在上世纪80年代,“有多少钱办多少事”的理念是根深蒂固的。那时,建沪宁高速最大的困难是没钱。

江苏省委、省政府当时出了一条特殊的政策:“凡是有利于加快沪宁高速公路建设的办法都可以用,凡是不利于沪宁高速公路建设的规定都可以不执行”,全力为工程建设保驾护航。建设资金则采用省市合力,社会参与,甚至还有民间捐款,先开工,再边建边筹款,举全省之力,形成全省动员、全员参和、全民办交通的高潮。

尤其是当时,江苏成立了江苏宁沪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通过发行股票和债券来筹集建设资金,把市场机制首次引入交通建设体制领域。宁沪公司后来被定为国家基本建设社会募集股份联合试点单位,为我国基建投资体制改革探索了新路,为后继高速公路新的建设项目筹措了资金,成了我国基本建设投资体制的一项重大改革。

我清楚地记得,1996年11月28日那天,细雨濛濛,时任国务院总理李鹏、副总理吴邦国、交通部长黄镇东等冒雨参加了在阳澄湖服务区广场上举行的沪宁高速公路江苏段通车典礼。陈焕友主持了这个仅有40多人参加,没有主席台、没有剪彩仪式的十分简朴的典礼。李鹏在讲话中热情洋溢地夸赞沪宁高速公路江苏段“工期短、造价低、质量好,反映了我国高速公路建设、施工管理的新水平,为我国高速公路建设提供了经验!”为了防止有人利用职权不缴费,筹资收不回,陈焕友还第一个带头缴费通过了收费站。

沪宁“黄金通道”见证江苏改革开放历程

随着沪宁高速腾飞而起,江苏高速公路实现了“0”的突破。我们江苏的百姓在哪里看到现代化?首先就是从这条路上看到的。沪宁高速公路通车后,从南京到上海的车程由10小时陡然降到了3小时。1年后,沪宁高速公路江苏段年通车量已超过1400万辆,创下当时全国最高纪录,被交通部誉为“黄金通道”。

这条高速的通车,也标志着江苏的社会经济发展驶上了“高速”快车道。至1998年,十几个国家级开发区和60多个省级开发区在公路沿线落户,世界前100强跨国公司超过半数在此投资。南京1997年旅游人数首次突破千万人次,旅游总收入首次突破百亿元大关。

在建设之初,江苏交通人和专家们就预见了未来的“车水马龙”。因为资金不足,先修了双向四车道,但在沿线两侧预留下了几万亩土地,为此后拓宽为八车道创造了条件。如今,沪宁高速拓宽至了双向八车道后仍显不够,沪宁通道上除了过去的普速铁路外,还修建了沪宁城际铁路、京沪高铁,第3条高速铁路南沿江城际铁路也开始建设。

没有思想解放就不可能有后来所有成就

我这里还保留有这些年江苏交通建设相关的所有新闻报道汇编。沪宁高速公路通车时,江苏段的工程质量赢得了一片赞誉。有的记者在夸赞这条路的平整度时说,坐在车上可以看书写稿子,座椅前台上茶杯里的水都不会泼出来。这些长期习惯于普通公路颠簸的记者们,无不感到出乎意料地神奇。当时的他们可能也想象不到,在10多年后,再坐上350公里时速疾驰的高铁时,交通出行已然成为人们生活的一部分。而我觉得,这一切的根源都在于思想的解放。不仅是交通建设,我们国家的改革开放40年,最根本的改变就是思想的转变,如果思想不解放,就不可能有后来的所有成就。

热血修仙h5满v版

战神宝贝

光之萌约无限金币

疯妖记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