剥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剥线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博斯沃思战役英格兰玫瑰战争的终结

发布时间:2019-06-19 18:16:23 阅读: 来源:剥线机厂家
原标题:博斯沃思战役:英格兰玫瑰战争的终结

博斯沃思战役英格兰玫瑰战争的终结

经过了近20年的厮杀,玫瑰战争终于因约克家族的胜利而看似已经结束。但英格兰内部的众多不稳定因素,却时刻威胁着新王朝的长期统治。暂时压住场面的强者,却很难逃过命运的摧残。和平也会将原本因外斗而被压制的内部矛盾,重新激发出来。

最终,约克王朝在其后期又经历了一场残酷的内部倾轧。当年伴随父亲和兄长征战的理查德,从一个热血青年蜕变成权谋的奴隶。家族的江山也将在他手里毁于一旦。1485年的博斯沃思战役,就是对整段混乱历史的最终清算。

短暂的约克王朝盛世博斯沃思战役英格兰玫瑰战争的终结

图克斯伯里战役的获胜 预示着爱德华的约克王朝趋于稳定

1471年,年轻的爱德华四世达到了他军事生涯的顶峰。经历了巴内特与图克斯伯里的两次战役胜利,兰开斯特家族的抵抗力量被他几乎以一己之力所消灭。约克王朝和整个英格兰王国也进入了一个相对和平的时期。这样的和平对于这个已经饱受战争敲门的国家来说,真是难能可贵。

自从爱德华三世发动百年战争至今,断断续续的和平就很少有超过十年的。如今,同样具备一流军事天赋和战功的爱德华四世终于为国家带来了又一次和平的喘息。他的儿子小爱德华已经在诞生,继承人问题不会再困扰这个新的王朝。对于各地的大小领主和他们的佃农而言,这也意味着往后几年不必担忧随时可能被征召参战。对于城市里的手工业者和商人而言,贸易路线将会因为战争的结束而得到拓展和释放。所以,约克王朝的稳定,对所有人而言都算得上是一个好消息。

博斯沃思战役英格兰玫瑰战争的终结

爱德华四世统治期 是英格兰几十年里少有的和平岁月

不过,和平与繁荣依旧不能让阴谋和战争威胁远离英格兰。由于在玫瑰战争中,约克家族和兰开斯特家族分别受到了海峡对岸的勃垦第公爵和法国国王的支持,这让约克王朝很自然的成为了勃垦第公国的天然盟友,并且将与法国人的仇恨延续了下来。当英格兰的烽火逐渐消散的时候,海对岸的矛盾已经进一步激化。已经将自己的新式军队编练的炉火纯青的勃垦第公爵查理向爱德华四世抛出了橄榄枝,邀请他一起参加对法国的远征。

1475年,爱德华四世重披战甲、招募军队。按照他与查理的计划,英军将在诺曼底地区登陆,随后与从东面进军的勃垦第军队在法国的兰斯会师。勃垦第公爵甚至承诺将法国的王冠给予年轻的英国国王,帮助他完成祖先们没有能够完成的英法王权合一设想。

博斯沃思战役英格兰玫瑰战争的终结

爱德华四世险些加入勃垦第公爵的反法王同盟军

然而,爱德华并非那种一头载入战争就深陷其中不可自拔的好战者。路易十一国王“慷慨”的贡献出大量金币来买去和平,并用啤酒和美食将他的整支军队喂饱。爱德华便选择了妥协,带着岁币凯旋而归。一年后,查理就在自己引起的勃垦第--瑞士战争中被击毙,整个公国被法国国王和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所瓜分。

之后的几年,英格兰国内再无大的战事。唯一的隐患来自潜伏的阴谋家以及爱德华自己的身体。曾经背叛过爱德华的克拉伦斯公爵乔治,再度铤而走险。这个毫无胜算可言的阴谋在1478年被发现,审法庭很快将乔治判处叛国罪。随之而来的秘密处决却充满了戏剧性,乔治选择在装满了甜酒的酒桶内溺毙。曾经的约克家族三兄弟,如今只剩下了爱德华与理查德。三足鼎立的平衡模式,也自然被削弱为两头并立。

博斯沃思战役英格兰玫瑰战争的终结

选择溺毙在酒桶里的克拉伦斯公爵

爱德华自己的身体也开始出现问题,沉迷酒色是年轻国王的新爱好。失去战争的陪伴,让这位习惯了戎马生活的国王感到百无聊赖。一直到1482年,北方的苏格兰内乱才引起了他的注意。这次,爱德华选择资助苏格兰贵族奥尔巴尼公爵去夺取原本属于詹姆斯三世的王位。后者曾经支持兰开斯特家族,割走英格兰的领土,并且对他父亲理查德的死负有有责任。虽然奥尔巴尼公爵最终失败,但是动荡的苏格兰将在30年内无法威胁英格兰的北境。

1483年,爱德华四世终于因提前耗空身体而迅速病逝。他12岁的儿子,成为了需要众人辅佐的爱德华五世。这让很多人都隐约觉得,一个时代已经过去。

博斯沃思战役英格兰玫瑰战争的终结

爱德华资助的苏格兰内乱 让其30年没有能力威胁英格兰

内忧外患博斯沃思战役英格兰玫瑰战争的终结

理查德成为了约克家族的实际掌门人

现在,曾经意气风发的约克家族三兄弟,只剩下了硕果仅存的格罗斯特公爵理查德。他在图克斯伯里战役后娶了沃里克伯爵的遗孀--安妮为妻。随即继承了内维尔家族留下的大片领地。作为爱德华在玫瑰战争后期的得力助手,理查德以他的忠心和能干赢得兄长信赖,并在爱德华四世临终前被授予了摄政王头衔。

但没有爱德华四世这样的主心骨,各种原本已经趋于缓和的内忧外患,又随即开始逐个爆发。这其中既有流亡法国的兰卡斯特党人威胁,也有约克王朝内部统治集团的利益重新分配问题。

博斯沃思战役英格兰玫瑰战争的终结

流亡法国的亨利-都铎 依然是兰开斯特党核心

爱德华去世不久,作为兰开斯特家族新核心的亨利-都铎便正式粉墨登场。由于长期在法国流亡,他已经被法国的瓦鲁瓦王朝视为可以动摇英格兰内政的一枚重要棋子。以金钱外交和拆散同盟为绝招的法王路易11,决定帮助亨利夺回江山。爱德华的死,则让很多迫于形势而臣服于约克家族的地方派,有了重新选择国王的想法。于是,在路易临终之前,就给了亨利以足够的资金和一支雇佣军。后者立刻带着这些人马,登上了返回英格兰的海船。

亨利-都铎若要掀翻约克王朝的江山,就必须有足够的英格兰内部势力配合。理查德三世与约克王朝的内部统治集团矛盾,在这方面给了很大帮助。原本依靠王后伊丽莎白而蹿起的伍德维尔家族,希望通过对爱德华五世的影响来稳固权势。但议会中的贵族们,却找来了摄政王理查德做主。一伙人迅速挟持了爱德华五世,并将伊丽莎白王后的两位兄弟处死。随即,理查德在议会的支持下,宣布王后与爱德华的秘密结婚是非法行为。这不仅意味着王后的失势,也等于是将爱德华五世和年幼的弟弟理查德都判定为私生子。

博斯沃思战役英格兰玫瑰战争的终结

短暂加冕为王的爱德华五世

到这年的8月之后,两位王子就再也没有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尽管坊间一直有两人被杀的传闻流出,但理查德还要忙于先对付正要回国的亨利-都铎。后者在兰开斯特传统支持区的威尔士有很大影响力,并很容易获得英格兰北方贵族的同情。若非因为暴雨肆虐,身处三地的叛军没有及时汇合。约克王朝可能在这一年就被众人联手消灭。

迫于形势的无奈,理查德亲自逼迫议会宣布自己为国王。这位日后因各种原因而变得臭名昭著的理查德三世,在短暂的统治期内需要不断用恐怖手段来维持统治。兰开斯特家族的残余势力,则不时从海上发起一些突袭,扰的英格兰沿海不得安宁。理查德既不能有效的保护沿海经济,又没办法弹压或安抚贵族集团,只能靠密探和定期杀人来期待转机。

然而,理查德唯一的儿子爱德华,也在1484年病死。由于妻子安妮已经失去了生育能力,约克王朝的继承人问题就变得非常严重。理查德自己也因为少时就患上的脊椎疾病,便的身体非常虚弱。不断弯曲的脊柱,让他不具有父亲和两位兄长的良好外形。病痛与压力都迫使他的脾气便的日益暴躁,更加疏远了可能联合的势力。

博斯沃思战役英格兰玫瑰战争的终结

儿子的去世 意味着理查德夫妇已没有能力培育继承人

命中注定的博斯沃斯决战博斯沃思战役英格兰玫瑰战争的终结

亨利-都铎的纹章 显示了他一统两大家族的野心

亨利-都铎在1483年的反攻失败后,继续留在海对岸的布列坦尼地区折服。由于路易11在那一年病逝,新的法兰西宫廷没有立即考虑到他的需求。一直到1485年夏季,来自巴黎的支持才抵达大西洋沿岸。

新继位的法王查理八世,还只是一个13岁的孩子。但掌握实权的波旁公爵皮埃尔却决定支持亨利-都铎,去颠覆约克人的摇摇欲坠统治。当时的法国,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兼并或控制了国内的地方大贵族。但要解决布列坦尼问题,就不能不先给英格兰人解除武装。所以,支持亨利-都铎回国继位,就等于将布列坦尼人的重要后援切断。为此,亨利除了身边的兰开斯特流亡者外,还获得了法王买单的小队志愿军与1000苏格兰雇佣兵帮助。

博斯沃思战役英格兰玫瑰战争的终结

亨利在威尔士登陆后的前进线路

8月,总数只有2000人的都铎军队出发。他们按照既定路线,坐船绕过英格兰海岸的南部,在容易获得支持的威尔士沿海登陆。身在伦敦的理查德,以最快速度得知了他的到来。双方便在英格兰国内展开了一场征召部队的数量比拼。

理查德尽管已经众叛亲离,却还在表面上拥有国王的权力与威严。所以,在自己带来的3000部队外,他还能用各种手段招募比都铎更庞大的兵力。铁杆支持者诺福克公爵,就带来了2000多精锐部队和炮兵。儿子被扣押在国王那边的斯坦利,则拥有近6000人马。他们在得知亨利向北寻求更多支持者后,也在伦敦西北的博斯沃斯荒原驻扎设防。全军占据着可以俯视整片狂野的山丘,并有大片沼泽地来掩护未来的主战场,位置选择非常不错。

博斯沃思战役英格兰玫瑰战争的终结

博斯沃思战役之初 理查德还占有天时地利

亨利在不断游走的过程中,也慢慢聚拢了赶来支持他的人。这让他的军队规模从最初的2000人,扩张到了5000。可他还是需要去主动找两倍于自己的理查德决战。后者至少在表面上占据大义名分,并有精心选择战场布置。而亨利的部队则由海外流亡者、法国地方军、苏格兰雇佣兵、威尔士支持者和各北方小贵族们的私家军拼凑而成。不仅数量吃亏、指挥协调也更加困难。更要命的是,理查德自少年时期就经历过战争考验。亨利虽然长期流亡海外,却没有任何军事经验。因此,叛军一方的最高指挥官就由同为流亡者的牛津伯爵担任。

1485年的8月22日,必须寻求决战的叛军,渐渐出现在博斯沃斯荒原的边缘。在他们通过附近的沼泽来寻求隐蔽时,就遭到了山坡上的约克炮兵射击。好在15世纪的野战炮兵还不够精准,英格兰军队在当时也不以炮兵技术见长。都铎全军得以顺利的在平原上展开队形。牛津伯爵考虑到自己一方的成分负责问题,放弃了玫瑰战争中常见的三路阵线布置。几乎全部人马被击中成为一个大的战阵,并统一接受他的指挥。没有战争经验的都铎,则随着法国雇佣军一起位于二线位置。

博斯沃思战役英格兰玫瑰战争的终结

玫瑰战争中 约克军队的炮兵都更有存在感

位于山坡上的理查德三世,则将诺福克的部队推到自己一方的最前沿位置。他亲自从伦敦带来的军队,紧挨着铁杆的部众。至于原本用来防御另一头位置的斯坦利,也收到了国王要求他迅速出击的消息。理查德甚至威胁后者,如果不及时出兵,就立刻将他作为人质的儿子斩首。斯坦利显然不想在这场战争中过早站队,直接让人回复:我还有其他儿子!

怒不可遏的理查德,立刻下令诺福克率军打头阵。同时,让手下去将斯坦利的儿子处死。然而,阳奉阴违的扈从们却对国王表示,需要等到开战后再顺势处死犯人。于是,在之后的战斗中,原本具有数量优势的理查德一方,其实只能动用和都铎一样多的兵力作战。

博斯沃思战役英格兰玫瑰战争的终结

理查德在抵达战场后就失去了应有的兵力优势

尽管如此,凭借着多年的战争经验,理查德的布阵还是在很大程度上给叛军以极大麻烦。尤其是对其较为忠心的诺福克公爵,指挥长弓射手与炮兵一起,再次阻碍了牛津伯爵的步兵进攻。后者只能下令全军加上冲锋,将诺福克的步兵给赶了回去。接着,理查德的王室军队也从山坡上冲下来,联合诺福克的溃军一起,形成了一道挡住都铎士兵的阵线。大量穿戴全套护甲的贵族,就此厮杀成一片。身后的弓箭手也收起箭矢,换上佩剑或戟这样的长武器肉搏。

由于牛津的部队更加靠拢,而国王与诺福克的部队较为分散,叛军开始在肉搏战中获得优势。此外,牛津伯爵还在步兵两翼安排的重骑兵压阵,非常容易威胁到几乎全员下马步战的王室军队。于是,原本占据天时地利的约克王军,便在流亡者们的步步紧逼下开始后退。

博斯沃思战役英格兰玫瑰战争的终结

数量相当的两方步兵主力 展开了成果不大的交战

在山坡上观战的理查德三世,已经失去了全部的耐心。他清楚的认识到,自己已经失去了对一半以上军队的控制。在山坡的另一头,诺森伯兰伯爵的还保留着几千人的部队。然而,自从开战以来,这些人就像观众一样驻足不前。这迫使理查德决定亲自出马,解决掉维系叛军士气的亨利-都铎。

战役的最后时刻,理查德下令王室卫队和几乎所有的预备队一起发起冲锋。他自己也拖着弯曲的脊柱,上马厮杀。一行人绕过尚在激战的正面,从左翼毕竟亨利-都铎所在的位置。在都铎军队的二线位置,他们成功发行了引发一切的害群之马。凭借自幼习武与多年征战所积累的经验,理查德仅用几百人就震撼了篡位者与他的雇佣军。

博斯沃思战役英格兰玫瑰战争的终结

法国雇佣兵的方阵 挽救了亨利与都铎王朝的命运

年轻的亨利因为恐惧,不得不下马躲入法国佣兵阵中。恰好后者是1480年的法国军事改革产物,使用瑞士方阵步兵那样的长枪作战。约克国王的骑兵冲锋再猛,也无法攻破长枪方阵的铜墙铁壁。他们只能不断在周围发起试探性的冲击,吓得亨利在左右人护卫下重新上马,再次向着更南方逃避。

已经杀红眼的理查德,自然是继续快马追赶。一路上,先后有4名亨利麾下的骑士转身向他挑战。看似因驼背而失去战斗力的理查德,却将这些人一一打落。混乱的队伍就这样进入了战场附近的沼泽。末代约克君主的全部运气,也就在那里消耗殆尽。

博斯沃思战役英格兰玫瑰战争的终结

身体状况糟糕的理查德 依然打死了数位亨利身边的近侍

此时的理查德三世,在身边仅仅剩下了少数侍从。而重装骑士的坐骑,已经因为体力消耗而深陷沼泽泥潭。大部分跟随他冲下山坡的人,却还在远处围攻法国佣兵的方阵。看准时机的都铎军队,却开始朝这个方向合围上来。一直在南方观望的斯坦利,也率军进入了战场。面对这些人的突然进攻,理查德与手下被彻底困死。虽然他的骑士在双腿被砍断后,还坚持着高举王旗,却已经不能帮上任何忙了。

很快,大量的叛军涌上来,使用各种武器对理查德一顿暴打。这位众叛亲离的君主,全身遭到了11处打击,其中有6处被判定为致命伤。他的头骨也在当场被敌军打碎。掉在地上的王冠被叛军捡起,立刻戴到了亨利-都铎头上。后者也就在一片腥风血雨之中,成为了今人所熟知的亨利七世。漫长的玫瑰战争也在这一刻宣告终结!

博斯沃思战役英格兰玫瑰战争的终结

2012年发现的理查德尸体 显示了他的悲惨结局

新的暴君博斯沃思战役英格兰玫瑰战争的终结都铎王朝的标志 由红白玫瑰合二为一

从1455年开始到1487年告结束,玫瑰战争几乎波及了英格兰境内的大部分区域。但是另人称奇的是,这三十年间,兵祸不断,却很少有普通百姓被波及遭殃。军队的抢劫暴行和屠杀行径仅仅发生在个别兰开斯特军队身上,他们也早早的失去了自己的江山。

历次战役中的战死者不乏平民阶层,但贵族血统的亦不在少数。两个阵营为了争取国内民众的支持,或多或少的都会克制自己军队的暴行,这和后来的资产阶级革命内战以及其他国家的大量内战又是截然不同。

博斯沃思战役英格兰玫瑰战争的终结

亨利-都铎继位后对各方贵族也毫不手软

正是这种自我克制的“有限战争”,伴随着民权等下层阶级的力量增长,催生了英国后来的近代政治制度。

至于那些在博斯沃思战役中帮助都铎或作壁上观的贵族们,日后也会感到非常后悔。因为亨利-都铎是一个在性格上比理查德三世更加阴暗的君主。在他的统治下,英格兰各地的贵族都会因为谋反嫌疑而遭到捕杀。号称消灭了英格兰大部分贵族的玫瑰战争,往往只是针对有继承权的主要家族成员。而亨利的都铎王朝,因为这种结构已经遭到破坏,而对更多人抱有天然敌意。亨利-都铎也就因此成为了一个生前没有暴君之名,但实际上施行更彻底特务统治的实质暴虐者。

博斯沃思战役英格兰玫瑰战争的终结

亨利将把自己的阴郁性格 投射到整个英格兰

当然,对于我们更多的普通人而言,玫瑰战争本身就是一段活生生的史诗和神话。两个家族-两个阵营-两个国王-两批蠢蠢欲动的武士……没有人能因为自身的强大而无所顾忌,没有人能因为自身的血统而幸免于难。没有人能因为自身的胜利而笑到最后,也没有人可以宣称自己是无辜的。这些只有在小说中才会出现的经常剧情,曾经在你我生活的世界上真实上演过......

硬度测量仪厂商

男装工作服

运动服的短袖

围裙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