剥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剥线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我的妻子是灵族之后[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34:51 阅读: 来源:剥线机厂家

妻子叶与我结婚多年,2014年9月9日,妻子工作回来救一直心情很低落,作为丈夫的我自然担心妻子是不是工作上遇到了不开心的事。毕竟昨天刚过完中秋节,今天算是上班第一天。

妻子静静的坐在沙发上,我坐在她的旁边。妻子就这样坐了大概十来分钟的样子,就在我沉不住气的时候,妻子说话了。

“韦烨,我在下班的路上看见了一场事故。”妻子是一名护士长,每天医院接收那么多病人,妻子早已经习以为常。我很奇怪为什么这次事故对妻子影响这么大,我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妻子,等待着她的下文。

“出事故的是一家三口,小孩大概八岁,事故就发生在距离我不到十米的地方,我被惊呆了。然而更令我惊讶的还在后面。”妻子此时脸上似乎表现的很吃惊,是非常吃惊的那种。我以前没有在妻子脸上见过。我起身给妻子泡了杯奶茶,妻子接过奶茶又继续说道。

“一家三口是坐在摩托车上的,撞上他们的是一辆小轿车,小轿车司机很明显是刚拿到驾照不多久。车子也还是新的。”

“我刚下公交,走出去大概5分钟的样子,突然起了一阵风,刮起我的刘海挡住我的视线,我就习惯的抬头用手捋了一下,就在这个时候,事故发生了。”

“很快却又很慢,因为事故的整个过程我都看得很清晰,包括事故四个人脸上的表情和身体极速反应做出来的动作。”

“小轿车司机是个二十来岁的女子,当时她发现前面有辆摩托车的时候,脸上非常紧张,然后她却用脚急忙的踩油门,是的,没错,是油门,她本该踩刹车的,却因为过度紧张踩中了油门。”

妻子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似乎妻子惊讶的不是事故,而是惊讶为什么自己会看的如此清楚。而我也明白为什么妻子如此紧张。

妻子父母我没有见过,是的,我们结婚的时候妻子的父母也没有过来,只是妻子告诉我,她的父母说我可以值得信赖,所以答应把她嫁给我。我一直很郁闷,为何答应了,就是不肯让我拜见他们。不过后来有了孩子也就习惯了不见。只不过妻子每年都会自己回去看看她的父母。

后来有一次妻子夜里做梦,我似乎听到妻子在跟什么人说话,我终于听清楚一句话是这样说的,“妈,我求你封住我的灵觉,我只想做个普通人。”

妻子的这次目睹事故,让我联想到了妻子那次梦语。

“前面开着摩托车的一家三口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就被小轿车给撞飞了。就那么一瞬间,我先看到的是孩子的妈妈,孩子的妈妈脸上很痛苦,但是眼中却焦急的想要保护孩子,但是孩子早已经飞出去了。”妻子的继续述说打断了我的回忆。

“孩子的妈妈落地时,先是腿骨折,而后是胳膊断,最后是脑袋狠狠的磕在地面上,当场死亡。”

“再来就是孩子,小孩子什么都不懂,落地的时候是直接摔在地上的。全身骨头没几处是好的,全部断裂,也是当场死亡。”

“最痛苦的莫过于孩子的爸爸了,孩子的爸爸因为手拿着摩托车把手,所以撞的时候,连同摩托车滚在了一起,并没有当场死亡,却经历了骨折和肉体与大地剧烈摩擦的剧痛,等救护车来到的时候死了。”

“易凡,我要回家一趟。”妻子看着我,满眼焦急。

我似乎有那么一丝头绪对于妻子的家人,于是我对妻子说,“小叶,如果你相信我,就让我陪你一起回去好吗?”妻子许是被事故吓到了,看着我温柔坚定的眼神,妻子点点头。

在路上,妻子慢慢的道出了她的幼时经历。下面我以妻子第一人称来写。

在我13岁那年,我的眼睛视力开始变得模糊,我以为我跟大多数孩子一样,出现了近视眼的症状,当我把这个事情告诉我妈妈的时候,妈妈却并没有带我去医院查看或者去配戴眼镜,而是把我带到了一个我以前没有去过的地方。

那里很奇怪,而且很暗,我不知道为什么白天外面艳阳高照,而这里却如此的昏暗。

一个老人突然出现在我和我妈妈面前,妈妈激动的说了一句我的孩子有症状了,我该怎么做?那个时候我很紧张,妈妈说的话让我觉得似乎我要被卖掉,当然这只是我的胡思乱想。

后来那个老人看了我一眼,再后来我就被老人带进了一个屋子里,屋子里面的东西很不正常,桌子是三角形的,桌子四周摆放了三张凳子。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我进去之后老人让我选一张凳子坐下,我就选了一张最靠近我的那张凳子坐了下来,刚坐下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等我醒来,妈妈和爸爸坐在我的床边,那时候我什么都不懂,只当做自己睡着了,也没想着多问爸爸妈妈。

15岁那年,我的眼睛再次异常,那次更厉害,白天很正常,到了晚上我几乎无法看到静物了,妈妈再次带我去了那个地方。跟13岁那年一样,我醒来已经在自己的房间了。

16岁那年当眼睛再次出现异常的时候,我直接问了妈妈,妈妈看着我说,孩子,我们家庭不是普通家庭,你的眼睛之所以出现这些症状,是因为我们家族世代是灵族之后。

呵呵,16岁我已经算是成年人了,妈妈跟我说这些,让我实在觉得无法相信。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件事,让我不得不信。

高一那年,我跟同伴结伴去上学,我们教学楼是五层的,那天,我跟同伴刚到学校,突然眼睛一阵刺痛,那么一瞬间我什么都没有看到,但是我的脑海里的影像却没有停止,我看到一个女孩站在我们教学楼顶层,然后跳了下来,我吓坏了。

同伴大叫一声,我眼睛就能看到了,影像也消失了。同伴问我怎么了,我没有说话只是让她帮我请假,我要回家一趟。

却没想到当天下午,学校真的有个女孩自杀了。

我吓坏了,妈妈带着我去了那个老人的住处。只听见老人对妈妈说,这次如果再封住的话,以后再出现这种情况,怕是我也无能为力了。

妻子说到这里就不再说了,我搂着妻子,就这样一路沉默到下车。

这是我第一见岳父岳母,他们看起来有些疲惫,而且住的地方很古老。见面并没有多少客套,岳父岳母把我叫到一个屋子。

“陆易凡,想必你来到这里,就是下定决心了。小叶肯定跟你说过关于我们家族的情况了,以后小叶就请你多多照顾了。”岳父看着我严肃的说道。

岳母这时端来一碗水,让我喝完。我喝完问岳父岳母这是什么。岳父岳母并没有回答我,而是说,“不错,我们家小叶没有看错人。你没有在喝之前问而是在喝完之后才问,说明你是一个值得我们信任的人。这水是什么,以后你自会知道。”

岳母把妻子叫到身边,摘下手腕的玉镯。对妻子说,“小叶,这是你的命运,既然无法躲避,那么就接受吧!也许这样你可以帮助更多的人。这玉镯会减轻你的视力衰弱痛苦。妈妈已经老了,而且早已经习惯了。”

这时候岳父说,“以后还是不要带着陆易凡过来了,易凡,不是我们不欢迎你,而是这里对外人伤害太大。以后你帮我们好好照顾小叶。谢谢!”

后来妻子就有了预见未来的能力,幸好妻子终于坦然接受。妻子的预见未来,只能预见那些妻子认识的人,如果某人有了自杀的念头,这个念头就会出现在妻子的脑海里。所以妻子就会提前开导那个人。

但是如果妻子开导无果,那人决意要死,那么自杀而死的人在死后必会穿过妻子身体而去,这样妻子就要经历一次死亡人的痛苦。所以那碗水的功能就是让我抱着妻子,给妻子安心的正能量,这样妻子就不会有痛苦。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